渤海治污首次实行全口径管理 780人排查入海排污口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渤海治污首次实行全口径管理 780人排查入海排污口

点击:98617
  

  渤海治污首次实行全口径管理

  780人现场排查所有入海排污口子 仅大连市环渤海就找出3699个

  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立足从海上看陆地,只要向海里排污的口子,有口皆查、应查尽查,首次真正实行全口径管理(全部的口子都纳入排查)。这种排查方法既能迅速筛选出监管重点,又有针对性地弥补了薄弱环节,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尽管有的地方排查出的排污口数量可能成百倍地高于历史统计,但不会对地方启动问责,排污口排查不涉及责任追究。此次排查是一次基础性排查,不是一次执法行动

  五个打通”改变了环境问题多头管理、部门间相互职责不清的现状,扭转了污染防治领域“九龙治水”的被动局面,从根本上找到了水污染防治(海洋)的重要切入点和突破口,岸上和水里、陆地和海洋被彻底打通

  本报记者 郄建荣

  由780人组成的260个排查组,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沿着唐山、天津、大连以及烟台4个环渤海城市近1700公里的海岸线上徒步走了个遍。如此兴师动众,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说,目的只有一个——“排入渤海的,是口子就要查清楚。”

  随着对唐山、天津等4市排查的启动,生态环境部组织开展的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正式全面展开。

  780人同时出动,无异于“人海”行动。生态环境部组织如此大规模的渤海排污口入海排查,意味着国务院机构改革后,渤海污染治理正在迈出坚实的第一步。

  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指出,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是“当头炮”和“牛鼻子”工程,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干好”。

  “环保不下水、不下海;海洋不登陆;水利不上岸。”在生态环境部执法局局长曹立平看来,这些痛点、堵点若不解决、不打通,海洋污染防治很难见实效。

  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高级工程师宋德瑞认为,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实际上反映出的是治海思路的变化。“五个打通”为我国海洋污染防治提供了全新的机遇。

  生态环境部执法局督察专员李天威强调,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是一项基础性排查,目的是查找排污口,为后期的污染治理作准备。尽管有的地方排查出的排污口数量可能成百倍地高于历史统计,但不会对地方启动问责,排污口排查不涉及责任追究。

  人海排查全面启动

  为后期治污作准备

  渤海是我国唯一的半封闭型内海,自然生态独特、地缘优势显著、战略地位突出,是环渤海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支撑和关键依托。近年来,渤海水质有所改善,但陆源污染物排放总量仍居高不下,重点海湾环境质量未见根本好转,生态环境整体形势依然严峻。

  今年年初,生态环境部会同环渤海的河北、天津、山东以及辽宁三省一市政府共同启动了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行动。今年1月,生态环境部在唐山市黑沿子镇进行了试验性排查。在此基地上,6月24日,启动了渤海入海排污口全面排查。

  针对前期无人机发现的疑似排污口,6月24日至28日,生态环境部派出的260个排查组,在唐山、天津、大连以及烟台4个城市进行人工拉网式排查。《法制日报》记者目睹了排查组在大连金普新区的部分排查过程。

  无人机排查显示,在金普新区大魏家街道王永村汉驼山的海边有一处疑似入海排污口。6月26日下午,由贵州省环境厅执法人员组成的排查小组赶到汉驼山,对这处疑似排污口进行现场排查。

  站在海岸边,可以清晰看到距离地面一人多高的海下面有一个口子。海上无风三尺浪。贵州省环境厅的排查人员手扒着岩石,小心翼翼地下到海边,在确认是一个口子后,排查人员进行取样,上岸后又进行快速检测,结果显示这个口子的氨氮、PH值、COD等指标均未发现超标现象。

  记者亲历的这一幕只是生态环境部“人海”排查的一个画面。按照生态环境部的要求,对唐山等4市的排查都要这样开展。

  “是口子就要查。”为了彻底查清入渤海的排污口,生态环境部提出了“三级”排查的要求,即卫星遥感与无人机航测、人员现场核查、排污疑难点查缺补漏。按照翟青的要求,就是“脱一层皮也要把入渤海的排污口查明白。”

  据李天威介绍,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共涉及环渤海三省一市的13个城市,生态环境部今年将分批完成排查,唐山等4市是首批排查的城市。

  掌握一手翔实资料

  建立排污清单台账

  为了查清入渤海的排污口,780人同一时间进入4个城市,这在生态环境部的历史上尚属首次。“人海式”排查是不是有必要,也引起了社会关注。

  对此,大连市金普新区生态环境局负责人邹琦的看法是,非常有必要。

  他告诉记者,大连市金普新区海岸线长达200多公里,占大连市渤海岸线的33%。金普新区排放口种类多、情况复杂,既有工业企业污水口、农村生活污水口、海岸线水产养殖交换口,又有市政排放口和自然河流排放口。

  他透露,金普新区渤海沿线是当年金州区的老城区及各涉农街道较集中的区域,历史欠账较多,市政管网雨污不分,农村生活污水缺少集中处理设施,有的污水处理厂或是当下处理能力不够或是不能稳定达标排放。

  在邹琦看来,“人海”式排查恰好帮了地方一个忙。包括人工排查在内的三级排查可以更直观、更细致、更深入地掌握第一手翔实资料;通过点、线、面的排查,对发现的污染源和违规违法行为可以边查边转交整改,起到了“查改合一”的作用。“对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尤其是街村环保管理人员和生产企业起到了宣传政策、普及法规和环保意识警示的教育作用。”

  大连市金普新区大魏家街道办事处分管环保工作的副主任于文英就有这样的体会。她告诉记者,生态环境部的排查过程也是他们学习的过程。

  “这次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不是执法行动,是一次基础性排查。”李天威说,生态环境部启动大规模的排查行动,目的是帮助地方把入海排污口找出来,把问题查清楚。由生态环境部统一组织的排查,标准、方法、尺度全部统一,为接下来的污染治理提供精准的靶位。

  有口皆查应查尽查

  全部口子纳入排查

  两三天时间,隐藏在大连市环渤海800公里海岸线上各个角落的3699个排污口被一一找了出来。

  生态环境部执法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目前,生态环境部对唐山等4个城市的排查已经结束。由于口径变化,最近一周对唐山等4个环渤海城市所进行的入海排污口排查,查出来的排污口数量有的是历史统计数据的几十倍,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上百倍的差距。

  就个中原因,生态环境部华南所研究员余云军博士告诉记者,原来对入海排污口的管理是“九龙治水,各管一滩”,“有的管企业排污,有的管入河排污,还有的审批直接入海排污,但到底排向海洋的排污口有多少?排在哪里?谁往里面排?都排了什么?并没有真正搞清楚”。这也是造成包括渤海在内的海洋生态环境改善缓慢的原因之一。

  数据差别如此之大,作为一名基层环境局的负责人,邹琦称自己完全能够接受。邹琦说,过去只管理入海河流和企业排污口,这次生态环境部要求的是只要有排口就要排查和统计。“将海岛居民生活排放、海产养殖交换口和自然河沟都计算在内,所以统计数量比过去多。”

  余云军称,生态环境部组织这次排查,立足从海上看陆地,“只要向海里排污的口子有口皆查、应查尽查,首次真正实现了全口径管理(全部的口子都纳入排查)”。在他看来,这种排查方法既能迅速筛选出监管重点,又有针对性地弥补了之前的薄弱环节,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前述生态环境部执法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对唐山等4个城市的排查效果上看,也达到了预期目标。通过全口径排查,建立了入海排污口清单台账。

  排查出的排污口与历史统计差异较大,会不会对地方进行追查问责?对此,李天威明确说,启动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真实目的是重在发现问题,不会涉及责任追究问题。生态环境部投入780人深入唐山等4市,目的就是一个,查清渤海入海排污口,包括位置、排污口类型等。对唐山等4个城市的排查是一次基础性排查,不是一次执法行动。排查结束后,生态环境部将制作排污口清单,把清单交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根据清单制定、落实整改计划。

  宋德瑞透露,按照生态环境部的要求,渤海入海排污口整治分为“查、测、溯、治”四个阶段,其中,对于入海排污口的整治将分三批进行,即取缔一批违法违规排污口;提升改造一批不符合要求的排污口;符合要求允许排污的要进行规范。

  据宋德瑞介绍,在排查中,他们发现4个城市对问题突出的排污口按照“立行立改”的原则已经开始整治。

  “这次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有一个巨大的带动效应,本来是入海排污口排查,在排查过程中已经慢慢的衍生为流域的排污口排查整治。”李天威说,辽宁省就提出,借此次排查将所有排向渤海河流的排污口都要整治一遍,“通过排查,实际上倒逼地方进行河流和流域的排污口治理”。

  解决渤海治污痛点

  五个打通形成合力

  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将海洋环保职责整合到生态环境部,实现了地上和地下;岸上和水里;陆地和海洋;城市和农村等五个打通。看似“微调”,实际上改变了海洋污染治理的思路。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指出:“海洋、河流、湖泊生态环境保护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问题在海里、在水中,但实际上根子是在陆地、在岸上。”

  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前,海洋环保职责分散在各个部门,“九龙治水”(海)导致渤海污染防治进行了几十年效果仍不尽如人意。每年发布的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渤海湾环境质量长期处于“差”的级别。

  “就好比看病抓药,药一定要能治根才能管用。”曹立平说,渤海污染防治的“痛点”不解决,“堵点”不打通,即使制定发布了《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渤海的污染防治要想真正见效还是很困难。

  生态环境部提出了“查、测、溯、治”即排查、监测、溯源、整治的要求,针对渤海污染防治的“痛点”和“堵点”,生态环境部启动了与历史上任何一次都不同的治理模式。

  李天威告诉记者,眼下正在进行的入海排污口排查是新治污模式迈出的第一步。他说,在全面查清入海排污口后,将开展监测,查清排污口的来源,最后交给地方进行整治。

  截至目前,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已经进行了近半年。宋德瑞说,让他感触最深的是,治海思路在改变。在他看来,“五个打通”之前,“陆域和海域没法联通,很多职能分散在不同的部门,治污没有形成合力。”

  曹立平则认为,“五个打通”改变了环境问题多头管理、部门间相互职责不清的现状,扭转了污染防治领域“九龙治水”的被动局面,从根本上找到了水污染防治(海洋)的重要切入点和突破口,“岸上和水里”“陆地和海洋”被彻底打通。

  “不期望渤海污染治理‘一口吃成个胖子’。”翟青指出,生态环境部已经做好了渤海污染防治打持久战的准备。

  本报记者 郄建荣 摄

顶一下
(56188)
踩一下
(96636)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